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下载中心 > 媒体工具 >
 

艺术评论是如何被社交媒体扼杀的?

发布时间:2018-02-14 15:13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这场展览赞颂了当下病毒式传播的事物,例如“跳舞的婴儿“、“你的基地都是我的了”,以及Hot or Not(这个网站偶然启发了YouTube和Facebook的诞生)。这次展览中还有Peretti兄妹关于白人在种族(Black People Love Us!,2002)和性骚扰(The Rejection Line,2002)问题上搞不清状况的令人不适的项目。

撰写了关于网络艺术的书的策展人Rachel Greene,称他们的作品沿袭了七十年代的媒体运动,“与八十年代基于身份认同的政治艺术作品有着强烈的关联,例如美国观念艺术家安德里安·派普(Adrian Piper)的作品“。

该展览没有得到很好的评价。不过,“传染性媒体“展览附带的座谈会吸引了艺术家、设计师和创意总监们,正如NPR当时所言,他们都试图破解“网络愚蠢事物的运行规律”。Jonah Peretti也借此机会组织了“传染性媒体对决“,让网上艺术项目互相竞争,看看哪个传播速度最快。

获奖作品是内置GPS、可连接到计算机(“手机也可以哦!“)的系列女式内裤:“勿忘我小裤裤”(Forget Me Not Panties),这竟讽刺地有些许男孩味。比赛期间,该作品的网站记录了总共615562位独立访客(体会一下:七年后,新美术馆的卡斯滕?霍勒(Carsten H?ller)展览破纪录的访客人数也就10万。)

艺术评论是如何被社交媒体扼杀的?

“勿忘我小裤裤“的网站截图

传染性媒体对决结束两天后,Peretti协助《赫芬顿邮报》上线:由名人和自由主义情怀、巨大的内容量、免费至低价的付费来驱动的媒体模式。

一年后,Peretti创立了Buzzfeed。最初它本是一个零写手的项目,一个算法用于测量网络事物的“传染度“。

病毒式传播

所有读者都知道,在那之后十多年,新闻行业已总体上完成重塑,影响因素包括最初网络媒体的兴起,以及到后来社交媒体对于公众对话的接管。大体上,扩大艺术覆盖面的力量只是这些更大力量的局部排列方式而已。

艺术评论是如何被社交媒体扼杀的?

Mary Louise Schumacher、Ossian Ward和Sarah Douglas在2017年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术展中的“艺术新闻私有化“(The Privatization of Art Journalism)座谈会上。图片:courtesy Art Basel

正如《ARTnews》编辑Sarah Douglas在最近的一次座谈会上坦言:

“依靠广告模式的传统艺术杂志正在苦苦挣扎着——我这么说是很谨慎的,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讲,艺术新闻正在前所未有地蓬勃发展——而全国各地报纸上的艺术报道篇幅却在缩小,或者说,同样重要的,在改变。变得更短、更具冲击力、更适合社交媒体。“

任何关注媒体行业源源不断的负面新闻的人都很清楚原因。当公众注意力迁移至线上,网络的加速度给印刷媒体的传统价值带来了压力。

在互联网上,你可以实时跟踪读者对什么内容有回应。2010年,八卦网站Gawker办公室里显示新闻流量的大板子算是当时一个小小的媒体丑闻。现在,每一个在线新闻编辑室里,包括artnet新闻报道,都有这样一个监控所有工作的装置:一块屏幕上随时在量化什么是热点,什么不是。

除此之外,这样的工具还将告诉你读者是如何找到你的(社交媒体、搜索、电子邮件订阅、别的网站的链接等),明确了一件出版物失去了控制受众注意力的程度之高。任何网站通过主页浏览的读者都只占令人惊讶的极小比例。

艺术评论是如何被社交媒体扼杀的?

流量分析公司Chartbeat的广告图,显示在一间办公室正在使用其软件。图片:courtesy Chartb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