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校园文化 > 文学社 >
 

老少同乐欢快多

发布时间:2018-02-12 15:53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退休之后,依然时常与孩子们各种同乐。每次参加这类活动,我都会忘记,自己已经是个满头白发、掉了门牙的实打实的“八零后”。

  也许是和孩子有缘,也许是从小就在同龄人中永远长不大,所以一直到退休后,我都是个孩子王——虽然主要工作干的全是大人的事:在几所大学讲课、按时给报刊写稿、参加社区文学社、参与志愿者活动……但最让我感到开心的,还是与孩子们各种同乐,和孩子们相处的一个个瞬间。

  退休前,我就和北京台的小雨姐姐一起,跟孩子们打交道了。我们曾和当时的中小学生做过许多至今让我难忘的事,比如,我们曾搞过“少吃一次零食为延安建一所希望小学”的活动;我们曾每人捐出三元五角,十个人一组,为防止北京风沙而在内蒙古购买了六棵树,“还北京一片蓝天”;我们曾在作文班里凑足41元捐给希望工程,至今那绿色的收据还保留在我众多奖状中最显眼的地方……我们曾在寒冷的春节、元旦,和270多名小朋友在京城七个著名地点过“爱星满天冬令营”,到盲校为盲童朋友送旧挂历;和国旗班战士联欢;把亲手织的手套和帽子送到光荣院;城郊孩子“手拉手”;亲眼见识邮政总局机械手分拣信件、119救火中心灭火表演……总之,退休后的二十多年中,和孩子们一起,做幸福快乐的孩子王,真真填充了我的晚年生活。在残疾日慰问失聪儿童,在世界读书日和小朋友一起听《卖火柴的小女孩儿》和《白雪公主》……每次参加这些活动,我都会忘记,自己已经是个满头白发、掉了门牙的实打实的“八零后”。

  今年“六一”,在三天端午小长假后,我们四个分别超过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的老儿童,在北京体育频道主持人的引导下,同幼儿园五六十个大班的“能工巧匠”一起,度过了一个老少同乐的艺术的儿童节。

  ——小雨姐姐和丁宁老师分别邀请了做“鱼拓”的胡老师、画彩蛋和绣彩蛋的张老师、面塑大王李老师,给我们几十个老老少少上了一堂有趣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课。就说“鱼拓”胡老师的表演技巧吧:胡老师把一条准备好的鲜鱼摆放在桌面上,在鱼底部放一张吸水的宣纸,并用几块小吸水纸,分别围在鱼头、鱼尾、鱼翅和鱼鳍周围,接着,用大张的吸水纸一下一下地把鱼鳞上的水分吸掉,最后,在平摆的鱼正面涂上颜色。只见胡老师手中的画笔在调色板上有深有浅、有白有橙地一步一步地把鱼表面涂匀,背鳍部分深,肚皮部分浅,一笔一笔地给这条静静地躺在桌面上的鱼像给戏曲演员上台前往脸上涂油彩般地化好了妆……又把用小纸片压住的鱼头鱼尾鱼翅鱼鳍用较深色的油彩一抹一抹地抹齐,这条原本是浅颜色的鱼就变成了一条彩色的“演员”了。

  最后,胡老师用小喷壶把贴在黑板上的宣纸一下一下地喷湿,待纸均匀地喷湿后,便把纸从黑板上“摘”下来,像给这条彩色鱼戴头巾一样,把纸盖在彩鱼上,用手轻轻地从鱼的四周一下一下地压住,等到鱼已经完全被盖上这层纸被子后,胡老师像变魔术般迅速地把纸被从彩鱼身上揭下来,在宣纸上就出现了一条彩色的“鱼”,但这鱼还只是个轮廓。接着,胡老师用细笔尖沾上颜色,在拓下的鱼身上“点”上鱼睛,描出丝丝鱼翅,好家伙,一条活灵活现的鱼就成了一件艺术品。当这条被拓下的鱼贴在黑板上时,再让胡老师画上水草、水波,这条拓出的鱼就不再是躺在桌面上的,而成了活蹦乱跳的艺术品,我们和孩子们一起,拍着手,给胡老师连连点赞。

  接着,彩蛋张老师、面塑李老师也在孩子们的簇拥中拿着作品和孩子们纷纷合影。这次的“老少同乐庆六一”活动,就在不断的手机拍照声中欢喜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