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校园文化 > 社团 >
 

电竞体育的下一站:“中国制作,全球放送”

发布时间:2018-02-13 06:45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17年,国际奥委会第六届峰会上,代表们同意将其视为一项“运动”。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宣布,电子竞技加入2017年亚洲室内武术运动会、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和2022年杭州亚运会。教育部也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列入学科增补名单,一些高校迅速成立了“电竞专业”。电竞作为专业体育赛事,已经水到渠成。

  上海在不知不觉中,已成为中国当之无愧的“电竞之都”,大部分重大职业联赛在上海举办,上海也聚集了齐备的产业链。而下一步的目标,恐怕是如何对标全球,办好更专业、高端的电竞赛事,真正发扬体育精神。

  一场全球电竞产业的重新洗牌,或许正在上海发生。

  观众的每一丝呼吸都洋溢着肾上腺素

  马哲今年29岁,作为电竞职业选手已经8年。

  这8年里,他见证了行业如何从网吧里打着玩,一步步走向职业联赛,最终成为一项专业赛事。而他自己,就是其中的参与者。

  2009年,“穿越火线”这款游戏在国内举办大型赛事。当时,马哲刚刚高考结束,抱着不妨一试的想法前往参赛,没想到和队友们一起拿到了全国总冠军。

  也是那年,他收获了一批忠实粉丝。阿龙(网名)就是其中之一。他来自河北唐山的一个县城,那个年代县城的娱乐活动,除了吃饭、唱歌,就是去网吧打游戏。而阿龙只喜欢打游戏,因此结识了一帮队友,常常相约网吧,“喝酒都没这个有劲”。

  听说马哲所在的队伍要参加穿越火线第一届中国百城联赛,阿龙和队友5人开了一辆白色小汽车,一路颠簸,从唐山开到北京一家破旧的体育场馆,还在车上拉了一条横幅,写着:XX队不红,天理不容。

  比赛那天,场地不大,但现场气氛高涨。和足球比赛一样,观众又吼又叫,为自己支持的战队加油打气。没有什么应援口号、粉丝手势、直播设备,甚至场地中心区都没有封闭,震耳欲聋的呐喊会干扰到选手,但是无人介意。现场的每一丝呼吸都洋溢着被比赛激起的肾上腺素,难以言说的竞技体育的魅力在每一个观众的胸口涌动。

  直到8年后的今天,阿龙和当年的好友们快奔40岁了,成家立业,各有前程,却依然每年相约去看马哲打比赛。大家把看电竞比赛这件事,当成了一种生活习惯、一种联络兄弟情感的聚会。

  据马哲回忆,2009年冠军队伍的奖金约1万元,5个队友平分,扣完税,每人到手才1600元。但这1600元的意义是如此不同:人生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努力把荣誉和金钱收入囊中。19岁的少年手捧奖杯,兴奋之情几乎难以言表,“现在回想起来,比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激动”。

  这群电竞选手,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个个都是“网瘾少年”。体育竞技的前提是公平竞争。所以,并非所有游戏都能成为电竞。比如一些“氪金游戏”(花费大量金钱时间就能快速升级碾压对手),基本不在此列。

  马哲的老队友Best(网名),如今已是SV电竞俱乐部教练。他记忆犹新的是,2009年以前,大多数参赛队伍就是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临时组队。一些俱乐部就是老板+领队+5名选手,架构极其简陋。常常比赛结束,大家各奔东西。

  后来渐渐有一些俱乐部也会签下固定选手,但整个行业依然落魄:选手平均工资每月800元,每天打卡上班、出早操、考勤,在一个封闭环境天天训练,比赛成绩不好还会被扣工资。没有三险一金,真正一个月拿到手里,才350元。

  “当时如果在上海打工,怎么都能一个月赚到1000元吧?”Best感叹,“家里人也不理解,说你图什么呢?可就是挡不住自己喜欢,当时没想那么多。”

  如今,不少年轻人羡慕职业选手,幻想他们天天名正言顺打游戏,又轻轻松松赚取高收入。但一路走来的“老兵们”心里清楚,当爱好成为一份职业,一切都没那么愉快。挥洒汗水、经历挫折,一路煎熬,它和所有传统行业、所有竞技体育一样,需要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即使一次次付出努力却未必看得到胜利。

  在十字路口,其实当时的人生本可以有更多选择。但他们因梦想而坚持。

  从大学电竞社团到职业电竞体育

  如今,滕林季坐在上海灵石路创意园区宽敞明亮、复式结构的办公室里工作。他是国内电竞赛事运营商 VSPN 的创始人兼CEO。公司的高楼玻璃闪闪发光,底楼有一个宽敞的赛事演播厅,二三楼以上,几百名员工在此工作。每周、每月都有不同的电竞比赛在这里举办。

  几年前,作为辽宁电视台、上海SMG的员工,滕林季辞职创业,辛苦很容易想象,但电竞行业开拓者的心路历程,却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