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学生在线 > 学生工作 >
 

心理和情绪行为不该高调定义

发布时间:2018-02-14 08:28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原标题:心理和情绪行为不该高调定义— —探讨高校的学生德育工作

  【专家谈】

  每个学校都在重视学生的思政工作,但是好像问题不因为重视而有所太明显的表现,新一代的年轻大学生要么流行喊叫着佛系生活,要么为学业纠结得失而失去方向,要么做“宝宝苦、宝宝累”之感叹。这不是一个局部问题,而是普遍的心理和行为表现,那么,为何表现得很勤奋和很乖巧的一代,上了大学却“消极”了?还是他们缺乏正能量呢?还是高校的思政工作值得反思呢?

  中学有德育的课程教学,那是为分数而设立的课程,其实算不得教育。教育是养成的修为,教学只是一种途径,就如你知道微积分的数学理论,你依然不知道如何计算你早餐吃的那块面包的体积一样,这需要你的实践活动。实践和践行才是教育的目标,目前的思政教育大部分停留在“听其言”,而不是“观其行”的分析上。“听其言”容易,“观其行”不易,没有践行的时间和环境。一个年轻人的思想不可能定型的,但是他形成的思维工具有没有完备,却是关键的本质,这可以从学生的心理自我剖析和爱好来训练。儒家以及任何理想主义的思想留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实际上是理想世界的“应然”,而不是社会的“实然”。实然是客观的世界,应然只是理想,如果不能实现对社会的客观分层,以及如何阐释“实然、应然”,个体与众生之间的关系,如果不能理解心理预期与结果之间的差距,学生就难以实现理性看待理想与现实的成熟。从中学单一性的升学目标导向,到大学未来多向度的社会角色,仍然用同样的教育模式来进行,能否让学生相信效用?要么是高校思政工作的失准,要么是学生的被反复“轰炸”后的心理倦怠。不走心的教育只能是产生“逆反、排斥”的后果。既不能提升思想觉悟,也不能有多少的政治价值。

  思想政治工作,这是我党在延安时期创立的工作传统,那时候的对象大部分以目不识丁的农民和文盲为主,他们支持共产党的理想和行为,在把握信息上和精神理念上进行深入的解读。贯彻执行确实是良策落实的关键,信息的传递需要精确的解读和理念的高度统一。这既是当初传播技术贫乏造成的迫切需要,也是革命志士知识教育的需要。当下,社会心理和知识已非往昔,思想与心理概念已然分离,政治与礼仪需要分清,不能将思想政治工作扩大化。言过其实,必然功效不能精准。语言是思想的工具,工具不能精准,教育工作效果就如用错了药方。

  德育与思政不是一个概念,德育是任何一个社会国家都需要关注的作为一个社会人的一种行为基本规范工作,思政则是政治意识形态化的政治概念。思想政治觉悟范畴隶属于德育,但是标准高于德育的要求。谈及思政,学生就好像自己会被切入到思想政治的意识划分之中,一个学生行为思想基本不影响他人,这属于个人范畴。德育工作更多涉及传统“礼”的范围,就是培养一个学生具备基本的社会礼仪规范。现在的学生,基本不太关注政治问题,这不是简单引导的问题,而是从个体思考价值定位的次序问题。思政和德育都必须基于人的接受心理,目前笼统成一个思政课程或德育,往往容易缺乏精准性,缺少分析大学生所遇到的现实问题和心理问题。一个学生一直来很乖、没有现实压力,也会出心理问题,或因为个人感情问题,或因为观念冲突不能自洽,或突遭不顺,这些一直从同龄人中成长起来的人,是缺乏心理上的多维度解决意识的自觉能力。学界探讨这样的学术文章有两千多篇,说明了教育界的共识,但是如何改变或改革,却是需要政治上的魄力。这是一个理性实践的现实问题,绝不是一个标签化的意识形态问题。

  知识垄断时代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多元化的信息,容易产生多样化的拉力,很容易使得学生产生迷惘,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个人需要负责任的选择,也是每个人成人过程中的学习和把控。如果对大学生的行为、心理缺乏有效的分析,简单化地纳入到一个思想和政治工作的高度,就显得小题大作的,拔高了学生心理和行为。如果一个学生有组织性的观念主导体系,那是涉及政治学范畴的问题,当然需要思政方面的引导和把握。国家教育的思想政治问题是宏观方向的问题,而当下的学生群体工作却是一个相对微观心理层面的问题,不能把宏观的政治政策,直接转移传达给学生,也缺乏具有操作性的实践意义。只有把握他们自身的心理成长,意识到他们的现实出路,根据个人的性格特征、心理纠结点来引导和疏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