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学生在线 > 共青团工作 >
 

让青年工作“颜值”更高(青春热线·关注共青团

发布时间:2017-11-14 10:24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改革,旨在适应发展形势和任务的变化,革除不适应的体制机制和管理方式。“我们感到,新形势下,共青团工作与党对青年工作的要求还存在差距。”徐未晚说,“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问题,在共青团工作中不同程度、不同形式地存在,“到了不改革就不能适应时代新发展、青年新变化的时候。”

原标题:让青年工作“颜值”更高(青春热线·关注共青团改革(上))

《 人民日报 》( 2015年12月01日 19 版)

一次深刻的自我革新

“这是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实施的改革。实话讲,当你还有很多回旋余地时,未必有这么强的革新勇气。而中央召开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海成为先行先试的改革试点之一,这是给我们‘猛击一掌’,让我们有勇气咬咬牙、跺跺脚,拿出今天的改革方案。”共青团上海市委员会书记徐未晚坦言。

徐未晚所指的,是11月20日上海正式启动并全面铺开的群团改革。

根据日前出台的《上海市群团改革试点方案》等改革框架,上海共青团改革成为先行先试改革的一项重要组成。这意味着,针对工作中存在的“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上海共青团改革即日起全面铺开,并被要求在一年内拿出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经验。机遇大,压力也不小。

“这次群团改革,不是一次小修小补的调整完善,而是一次深刻的自我革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强调。

改革,旨在适应发展形势和任务的变化,革除不适应的体制机制和管理方式。“我们感到,新形势下,共青团工作与党对青年工作的要求还存在差距。”徐未晚说,“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等问题,在共青团工作中不同程度、不同形式地存在,“到了不改革就不能适应时代新发展、青年新变化的时候。”

她举例:共青团的组织建设形态呈“倒金字塔形”,基层基础还很薄弱;共青团的管理模式习惯于自上而下、行政化、科层化的运行方式;团的工作中发挥青年主体作用和基层主动作用还不够;共青团的运行方式同青少年工作的网络化、社会化、专业化趋势不相适应;有的共青团工作和团干部身上也还存在不够融入普通青少年、不够接地气的情况。

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上海共青团都想“改一改”。徐未晚说:“我们一直对组织的工作很有热情,也觉得青年有参与的热情,但觉得有些问题没法突破,这些问题就是所谓体制机制的限制。”党的群团工作会议的召开,给了上海共青团一次前所未有的改革良机。

从体制机制和组织管理体系上的变革,必然会涉及群团组织的资源、权力和利益关系的深刻调整,也会牵涉一些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的关联变化,一定会有阵痛。但在改革推动者们看来,自闭于高楼大院、自我循环、自娱自乐等问题如果继续下去,必然会影响群团组织的履职效果,就会同群众渐行渐远,最终会脱离广大群众,甚至改变党的群团组织的性质。

改革,势在必行。

团的工作要符合青年的特点

改革朝哪个方向走?“我们希望通过这一轮改革创新,共青团的基层组织能力强起来;干部队伍活起来;服务大局、服务联系青年实起来;组织形象能够更加生动活泼、朝气蓬勃起来;按照青年的特点,共青团工作与青年工作‘颜值’更高、人气更足、服务更加精准。”徐未晚概括。

“各项改革如果不针对具体问题,就是形式主义。”韩正说。

干部管理成为此次上海改革试点的重要突破口。毕竟,只有改变群团组织干部与党政机关相同的管理模式、配置系列、培养选拔方式,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四化”问题。小机关、强基层、全覆盖为导向的组织设置改革,推动团的领导机关“扁平化”改革,夯实完善纵横交织的基层青年组织体系,成为上海共青团改革在组织设置上的思路。

现在共青团组织结构呈“倒金字塔形”,机关大而基层薄弱,不利于推动基层工作。实施团的领导机关“扁平化”改革后,团市委内设机构将精简25%。“同时,我们将不折不扣落实团市委机关专职干部编制数核减30%,按照‘减上补下’原则,将精简下来的编制下拨到青年工作任务较重的区县、行业、重点园区团组织,切实充实基层工作力量。同时,配备挂职干部和机关工作志愿者,按不少于核减的机关编制数予以充实,团的机关工作力量也将得到加强。”徐未晚介绍。

在干部管理方面,上海将实施以精干高效、不拘一格、五湖四海为导向的团干部选拔管理改革,注重面向基层一线,不唯年龄、不唯学历、不唯职级选拔培养团的领导干部。用上海市委副书记应勇的话来概括,就是“不拘一格、五湖四海,增强群团工作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