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就业信息 > 就业服务 >
 

民企“抱團投資”嶄露頭角

发布时间:2018-01-12 01:09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原標題:民企“抱團投資”嶄露頭角

  隨著我國經濟步入轉型升級階段,民營企業正從粗放式發展向精益化發展階段過渡,過去依靠企業自身“單打獨斗”的經營模式也難以為繼。當前我國東、西部地區的一些民營企業在政府引導下,紛紛積極探索“抱團投資”新模式,搭建共同投資平台,聚合大量民間資金,在共謀發展的同時,也有效服務了國家和地方經濟發展戰略。

  不過,業內人士指出,目前民企“抱團投資”正步入爬坡過坎關鍵期,這一新模式在公司治理機制、產業投資方向等方面存在一些障礙需要克服。

  新探索:平台聚合資本

  陝西和諧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12年7月31日,是在陝西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由陝西省工商聯牽頭、省內十多家實力雄厚的民營企業共同出資組建的目前陝西省最大的民營投資公司,公司注冊資金42億元。

  陝西和諧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總裁韓東升說,隨著2014年8月全國工商聯牽頭的中國民生投資公司成立,各地類似中民投這樣的民企投資平台相繼成立,目前國內包括陝西、浙江、重慶、四川、廣東等省都有相應的“民投”公司。陝西和諧投資公司成立的時間相對更早一些,其初衷是為了通過整合民間資本的方式提升陝西民營經濟的發展水平。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目前國內類似陝西和諧投資公司這樣的民企聯合投資平台數量不少。如重慶渝商投資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就聚合了50多家重慶民營企業的34億元資金。2017年3月成立的潮州民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由當地百家民營企業共同參股投資,首期實繳資本金超過10億元。

  在浙江,8家浙江民營龍頭企業和工商銀行浙江分行於2015年4月共同發起創立浙江民營企業聯合投資股份有限公司,首期注冊資本金達50億元。“浙民投”副總裁周冠鑫說,浙江長期以來就存在龐大的創富群體,還有在國內舉足輕重的浙商資本,如何將這些力量集聚起來,發揮聯合投資的功能,聚合民企有生力量、有效要素和經營思路,是“浙民投”想要解決的問題。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當前各地的民企聯合投資平台幾乎都是在當地工商聯牽頭下成立的,從而在業務發展和公司運行上得到有效的引導和管理。一些地方的投資平台,還吸納了地方政府和金融機構的出資人,財政資金在其中發揮了重要的引導作用。

  2016年2月成立的四川川商返鄉興業股權投資基金,由四川省出資3億元,新希望集團出資3億元,首次募資金額達42億元。川商總會會長、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說,川商基金運行以來充分發揮了財政資金的引導作用,已投資的5億多元全部用於支持四川經濟建設,基金團隊專業水平和資源整合能力強,核心團隊主要來自香港和北上廣深知名投資機構的高級人才,未來必將會成為助推川商返鄉興業的重要引擎和抓手。

  新苗頭:警惕不干正事

  《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各地民企聯合投資平台方興未艾且成效初顯,但在運行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障礙和問題需要解決。比如,一些平台不懂得投資行業的規律和特點,導致“念歪經”。記者在幾年前曾接觸過西部某省一家由陝北煤老板組成的聯合投資公司,當時這家公司提出將把煤炭行業的資金用於新能源投資,實現民營資本由“黑”到“綠”的轉變。但記者日前在這家公司所在的開發區了解到,這家公司這幾年來並沒有投資在新能源上,主要是幾個股東對於新能源行業並不了解,也沒有聘請有力的團隊幫助運營,現在除了在所在開發區蓋了幾棟樓外並沒有什麼作為。

  再者,公司治理機制有待完善。韓東升說,民企聯合投資平台出資人較多,來自不同領域,抱團后容易產生意見不一致。特別是一些公司股東股權相同的情況下,“一人一票”容易導致決策分歧,相持不下的結果就是錯過了投資機遇。要解決這一問題,就必須明確股東和管理層的不同職責,將具體運營交由管理層負責,股東則隻負責重大決策和績效考核,從而實現精准高效的投資。

  此外,投資方向難尋阻礙發展壯大。西部某省2011年曾組織傳統能源行業的多家民營企業組建了大型聯合投資公司,但運作幾年時間內難以找到合適的投資項目,導致許多股東萌生退意。這公司后來被當地一家大型民營企業收購,原本計劃的聚合民間資本的目標也不了了之。

  不過,記者在採訪中也了解到,一些管理較為規范的民企聯合投資平台已經實現了良性運轉。如陝西和諧投資公司2016年實現淨利潤3.3億元,資產總值從最初的42億元增加到58億元,公司投資的西安炬光科技公司2014年估值為3.66億元,到2016年底估值達到了8億元。而“浙民投”成立后投資5億元布局的13個早期科技項目,涵蓋了無人機、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領域,目前這些項目大部分已完成利潤目標實現退出,部分項目已進入下一輪融資階段,估值相對“浙民投”剛剛進入時已有大幅提升。

  老問題:共性難題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