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教学管理 > 科研工作 >
 

羊群里的科学家们

发布时间:2017-11-15 11:27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羊群里的科学家们  
 

羊群里的科学家们

羊群里的科学家们

用一滴血就可以预测一只羔羊的产羔量,是真的吗?中国农业科学院党组书记陈萌山追问了三次,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他为此大为赞叹,并表示“这个技术了不起”。

这一幕发生在中国农科院科技创新工程“肉羊绿色提质增效技术集成创新”现场观摩会上。记者获悉,2015年,中国农科院考虑到我国羊产业生产效率低、成本高、国际竞争力差等重大瓶颈问题的实际,启动实施了“肉羊绿色提质增效技术集成创新”,旨在组织优势科研团队联合攻关,加快先进适用技术的研发、集成、示范和推广。

3年来,项目组取得了可喜的成绩。项目首席科学家、中国农科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以下简称兰州牧药所)研究员杨博辉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经测算,示范区羊产业的综合效益提高了15%左右。

据悉,项目由兰州牧药所牵头,联合中国农科院院属9个研究所、12个创新团队以及地方科研院所、地方政府和技术推广单位等共计65人。现场观摩会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举行。

炒种和杂乱配现象突出

担任国家肉羊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的杨博辉调研发现,羊本品种选育严重滞后,炒种和杂乱配现象突出。而这也恰恰反映了我国羊产业面临的突出问题:产业不规范和市场混乱。

不仅如此,问题还包括国际化肉羊品种和企业匮乏、生产成本高和效率低、硬环境资源条件约束压力和疫病防控难度加大、产业短链断链问题突出等。

杨博辉介绍,我国羊产业发展经历了连续14年向好后遇到了近4年的触底低谷期,虽然从2017年开始逐渐回暖趋好,但整个羊产业的极度脆弱性已全面暴露,卡脖子瓶颈问题和重大技术需求更加陡显。

2016年,我国羊存栏数约3亿只,羊肉产量约459万吨,70%产自农区、20%产自牧区、10%产自城市。在杨博辉看来,这表现出了牧区、农区和农牧交错区在整个羊产业发展上高度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

如何合理配置资源并协调牧区、农区和农牧交错区平衡发展,同时还要保障产品供给质量和产业安全发展,成为了项目组一直思考的问题。

自2015年以来,项目组也一直着力解决这些问题。如2015年在甘肃省肃南县创新集成了“牧区肥羔绿色全产业链提质增效技术模式”,2016年在甘肃省永昌县创新集成了“农区肉羊绿色全产业链提质增效技术模式”。“这2个技术模式已在当地政府的有力推动下,在肃南牧区和永昌农区全面进行熟化、示范、推广和利用。”杨博辉告诉记者。

经测算,牧区羊产业综合经济效益提高25%,夏季草场超载量减少30%左右;农区肉羊产业综合经济效益提高了18%,经济和社会生态效益十分显著。

技术转化为生产力

据杨博辉介绍,今年基于前期集成创新成绩和经验的基础上,重点聚焦巴彦淖尔市农牧交错区肉羊产业凸显的重大技术需求,项目组全面创新集成了22项技术模式,并在企业中进行应用。

在考察内蒙古富川饲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川饲料公司)时,董事长陈怀森特别感谢了中国农科院的技术支持。比如让他们比较头疼的羊粪资源化利用问题,公司正在项目组的科技支撑下建设羊粪专用有机肥制备工厂。

羊舍外边摆放了多种饲料供参观,有育肥羊过渡羊料、全营养育肥羊精补饲料、羊浓缩饲料、攒羊催奶精等至少16种饲料。中国农科院饲料所研究员刁其玉向记者介绍,这是他们根据羊的不同生理阶段、不同饲养方式,精准配给的不同类型的饲料。

刁其玉的目标是既要节省饲养成本,又要提高成活率。殊不知,养羊的饲料成本占总成本的70%左右,“如果每只羊在饲料端省下来10元,那么20万只将是什么样的效果?”刁其玉对陈怀森说道。

据悉,富川饲料公司以优质饲料、养殖示范、技术推广为支撑,着力推动内蒙古西部及周边地区肉羊产业化进程。陈怀森介绍,一是对农村牧区散户的科技推动,建立现代肉羊养殖合作社100个,每个合作社年出栏2.5万只;二是规模养殖场的示范引领和合作带动,以“公司+农户+基地”的方式建立富川肉羊高效养殖示范基地15个,年养殖量达到20万只,出栏12万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