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教学管理 > 教学改革 >
 

基层教师六论绩效工资:按工龄算工资大头养了多少“懒汉”

发布时间:2018-02-13 18:59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最近几期的《中国青年报》教育圆桌版关注了教师的绩效工资问题,大家对绩效工资存在的一些问题做了讨论。笔者注意到,最近几年在网络上也有一些呼声,要求取消职称工资按工龄发放绩效的有之,认为绩效工资成了“官效”工资的有之……这些问题、呼声的存在说明绩效工资在实施过程中,存在一些让人诟病或不满之处。笔者也想对此谈谈个人意见。

基层教师六论绩效工资:按工龄算工资大头养了多少“懒汉”

老师给学生辅导作业。视觉中国 资料

一论:职称工资比例过大,权重应该降降

职称作为体现专业技术人员水平资历的重要标尺,需要在评定聘任等方面进行改革,但不能“头疼割头,脚痛斩脚”,认为取消就万事大吉。这样做是对专业技术人员业绩劳动、水平能力的抹杀,也会导致用人制度执行的混乱。

在绩效工资实行之前,职称就是工资增加的主要门槛,不同职称级别的教师之间存在巨大差距,这显然不合理。而这或许也正是绩效工资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绩效工资的实施应该能够对职称工资比重过大的弊端进行合理纠偏。

另一方面,在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之后,职称也在养老金总额中不再起重要作用。如果一个人59岁被聘上了高一级职称,到60岁退休,则其职称工资只能领取一年,其高一级职称给其带来的退休后收益,比改革前显著减少甚至是微乎其微。因此,在绩效工资制度和养老保险制度的双重作用下,职称工资占总体工资的权重出现了越来越低的趋势。

在这种情况下,笔者认为,是要进一步完善绩效工资,增加绩效工资在工资构成中的权重,而不是把目光只盯住职称工资,甚至非取消不可。这种说法也明确与国家设立专业技术人员职称制度的初衷不符。当然职称评定中确实存在诸多问题,而这需要当作另一个领域的问题来看,不要完全和绩效工资搅混在一起。绩效工资已经不堪其累了,取消职称评聘的做法更是因噎废食,不可取!

二论:工龄占大头,养了多少“躺在”年龄上的懒汉

这些年网上一直有人在传播“谣言”:取消职称,按每个教师所在高中、初中、小学各学段,再加按年累进的工龄工资为主要标准来发放工资。这样就把现行的教师工资构成完全打破了。这个标准看似简单,也使教师们不用再为评职称劳心费力了,却未免过于虚妄想象化了!

教师成长有快慢,发展有先后,个人水平能力、工作业绩等方面差别甚大,采取无差别的工资办法显然有些原始,是在反对绩效考核的基础上制造了新的“大锅饭”。按照这种方式,明显突出年龄的作用,会造就更多躺在年龄上不思进取的“懒汉”,会造成大家都躲着活儿走,拼谁年龄大而不是谁干得多干得好,会让更多有想法有激情能干事会干事的年轻教师或骨干教师寒心懈怠。

按工龄算工资大头,只是看上去很美。笔者认为,这种做法,简单粗暴不可行!

三论:管理岗和教辅岗过于受关爱,绩效成“官效”

许多学校实行的绩效工资发放办法之所以被众多教师诟病,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行政后勤教辅岗的考核存在重大缺陷,甚至被称为“官效工资”。

学校管理岗位、教辅岗位是一个客观存在,但对他们进行的绩效考核却在某种程度上过于优厚,关爱有加。校级和中层干部作为管理层从绩效工资总额中提取多少,没有一定标准,常各行其是。因为提取比例过大,造成这些管理岗绩效工资发放明显超过一线教师,基层一线教师深为不满。因为管理岗占据着相对丰厚的绩效考核资源和决定权,拿着刀给自己切分看起来更诱人的一块大蛋糕,很难不让人说三道四。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教辅岗。在许多学校,规定教辅人员只要完成领导交办或分配给的活儿就可以拿到平均绩效工资数。相对于教辅来说,教学一线教师的工作更为重要也是学校的中心任务,却必定有相当数量的教师在经考核后拿不到绩效工资平均数,和教辅出现明显的分别。

无可否认,教辅岗位很重要,还有些教辅岗位很忙很辛苦也有相当的技术含量,但有些教辅明明属于照顾性岗位或闲职,收入却比拼力教学的一线教师还高。这又如何让一线教师心平?

笔者认为,绩效工资分配制度起码应当区分学校管理岗、后勤岗和一线教师岗,使管理岗、教辅岗和一线教师岗有联动关系,这三类的收入分配最高者应当持平,或者是采取区分三者岗位性质,按人数分别核算的办法。如果学校规模较小,不设置专职管理或教辅人员的,则管理岗、教辅岗兼课时,应将管理或教辅岗位工作量按比例折算成教师工作量,并总体限制管理教辅人员的绩效工资数额。总之一句话,只有形成这三类岗位之间的联动制衡,建立明确的比例协调关系,才能保证教学人员的核心作用得以体现,才能让绩效工资不成为“官效”工资。

四论:基层学校绩效工资主要看考勤,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