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教学管理 > 教学改革 >
 

只有沉下去才能发现教学改革的真问题

发布时间:2017-11-15 12:36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只有沉下去才能发现教学改革的真问题

  黄武雄先生在《台湾教育的重建》一书中写道,他回到台湾之后决意深入基层,在彰化高中和师范学院担任教师,并深入考察60所学校,同时编辑《数学教室》杂志。这让笔者想到大陆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一些问题。

  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标志性“成果”,主要是各学段各学科的课程标准及教材。而课程标准及教材的制定编辑者多为大学教授和专家,其中很多人没有基层教育教学经历,更谈不上实在的经验。为此,他们要到中小学课堂听课,与教育官员、校长和教师座谈,邀请一批特级教师等参与研制。学科课程标准和“新教材”制定出版后,第一步是进行区域试点,再在一片“赞许”声中全面推开“新课改”。

  “新课改”实施过程中,很难看到专家学者们身体力行,他们极少在教室听课,却常常在教师培训研修现场做长篇大论式的报告、讲座等。很难看到专家们像黄武雄先生那样沉浸在教学现场,“与各校师生直接接触”,更别提通过专设平台(“数学教室”杂志)组织“各地师生讨论问题,交换教学心得”。在一轮实验之后,他们对学科课程标准和“新教材”的修订,只得根据所谓的“调研报告”和部分“反馈意见”进行,真是怪事!

  教育学者吕型伟先生曾告诫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顾泠沅:“下基层调研,不进课堂就等于没有到过这所学校。”黄武雄先生在教学现场的沉浸发现,学校的教学研究会的功能只在执行行政方面的命令,“讨论统一命题,规定评分标准,而不预留每周半天或一天的时间给教师开教学研究会,进行教学研究,由教学研究会提出问题与需求。”这与大陆中小学当前的学校教学管理情形何其相似。试问,有多少学校形成了教师研修常态化机制?推行统一的“教学模式”,区域统一组织实施月考、期考、年考,等等,很难实现教师研修常态化。

  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教育学研究科教授佐藤学在《静悄悄的革命》中指出,“最为重要并且是中心的课题,是围绕创造性教学和教研制度形成作为专家的教师们之间互相培养的‘合作性同事’之间的关系……一所学校要有发展,要有改进,教师要敞开教室的大门,相互评论,连环跟进,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这是他几十年如一日,每周至少两天深入学校,扎根中小学实地观察、思考和研究而得出的论断。笔者以为,在认可并践行佐藤学论断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学习他的研究作风;也包括躬行教改的黄武雄先生和沉潜乡村教育二十年的顾泠沅先生——沉下去才能发现真问题!

  行文至此,笔者猛然间想到不久前到某教师进修学校考察时,与一位北京名校毕业的教育硕士的交流。他认为,不需要进行训前调研,中小学教师缺什么、要什么,他非常清楚;何况,问卷调查、座谈访谈和查阅材料等也得不到真实的情况。相信持这种观点的人并不少,笔者从中看到的是“专业高傲”和“行动自卑”。(作者汪文华,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文章第10次入选“锐评”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