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学院概况 > 规章制度 >
 

法规先导 制度优势构筑基金业发展基石

发布时间:2018-02-13 03:47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经过20年的发展,中国公募基金行业已形成以《证券投资基金法》为核心、辅以各环节部门规章的较为完善的监管法规体系。在基金管理层面,坚持强制托管制度、每日估值制度、信息披露制度、公平交易制度;在市场层面,坚持受托理财契约精神,初步形成投资者风险自担的理念和受托人文化;在监管层面,坚持严格监管,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同时鼓励多元竞争,推动行业人才、管理、文化建设,鼓励行业创新发展。在法律法规制度“保驾护航”下,公募基金已成为资本市场的中坚力量,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在统一监管时代下,公募基金业的制度优势将进一步体现,与时俱进的法律法规建设将为行业提供源源不断的制度“活水”。

  经过20年的发展,中国公募基金行业已形成以《证券投资基金法》为核心、辅以各环节部门规章的较为完善的监管法规体系。在基金管理层面,坚持强制托管制度、每日估值制度、信息披露制度、公平交易制度;在市场层面,坚持受托理财契约精神,初步形成投资者风险自担的理念和受托人文化;在监管层面,坚持严格监管,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同时鼓励多元竞争,推动行业人才、管理、文化建设,鼓励行业创新发展。在法律法规制度“保驾护航”下,公募基金已成为资本市场的中坚力量,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在统一监管时代下,公募基金业的制度优势将进一步体现,与时俱进的法律法规建设将为行业提供源源不断的制度“活水”。

  制度优势是核心竞争力

  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

  中国公募基金业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制度建设的“保驾护航”。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党委书记、会长洪磊指出,为了保证中小投资者权益得到充分保护,公募基金的诞生、成长和发展一直是在完善健全的法律框架和制度规范下进行的。

  不同于海外市场的自发生成,中国公募基金行业在一整套监管法规体系的引导下逐渐成长起来。比如,强制托管制度使基金资产保管和基金资产管理分离,杜绝了基金管理人挪用、转移基金资产的可能,保证了持有人的资金安全。20年来,公募基金行业没有出现重大系统性风险,没有出现一起挪用资金事件。又如,法定信息披露制度增加了基金投资运作透明度,持有人可及时了解基金的资产组合、重仓股、投资策略等,从而督促基金经理遵守契约约定,规范投资行为,保证了公募基金规范运作。

  公募基金完善的监管法规体系,已成为其他资产管理行业的学习对象。例如,基金托管制度被理财行业广泛效仿;基金行业内控制度为财富管理行业树立标杆;净值管理有望成为资管行业的通行做法。

  在这套监管法规体系的呵护下,中国公募基金业始终有序稳步发展,没有出现大起大落。截至2017年12月底,公募基金资产规模达11.6万亿元,产品数量达4841只,成为国内最重要的资产管理机构之一。

  制度建设与时俱进

  世易时移,变法宜矣。

  可以说,中国公募基金业的发展史,正是行业监管法律法规不断完善的历史。1993年5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出制止不规范发行投资基金的规定,投资基金发行的审批权,一律由各省收归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任何部门不得越权审批。1997年11月15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证券委发布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从此拉开了公募基金行业规范发展的大幕。回过头看,《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暂行办法》的出台,为《证券投资基金法》的立法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下转A02版)

  (上接A01版)随后,来自人大财经委、证监会、发改委、科技部等方面的起草小组成员日夜兼程,以极其负责的态度参与立法。2003年10月28日,备受期待的《证券投资基金法》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并于2004年6月1日开始实施。这部公募基金的“根本大法”彻底结束了我国证券投资基金无国家基本法律制度保障的局面,明确了公募基金的法律地位,奠定了行业发展的基石。

  当然,法律体系的完善并非一蹴而就。由于在基金融资、私募监管等问题的解决上仍存在较大分歧,2003年的《证券投资基金法》在立法中做了严谨负责的“留白”处理,等待进一步的修法。

  2013年,在“放松管制、加强监管”思路指导下,《证券投资基金法》完成修订。修订后的基金法放宽了公募基金的发行审核,实现了由审核制向注册制的转变,新基金发行程序大大简化。此外,修订后的基金法在强化打击违法违规行为的同时,放开了从业人员进行证券投资的限制,也放开了专业人士持有基金公司股权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