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科研督导 > 科研动态 >
 

中国实验室2︱唐锐:自动驾驶可以首先在停车场

发布时间:2018-02-08 00:19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汽车供应链,是工业界最重要、技术含量最高、链条最长、最重资产的产业链,对企业准入有相当高的门槛。但在自动驾驶技术出现之后,传统汽车供应链在技术上难以支撑整车对新技术的需求,汽车产业链必须要吸纳新鲜的创业型企业,这就对新进入的企业有很高的要求,既要有新技术,又要有变现和生存能力,一句话总结就是要具有长期供应新技术的能力,以应对汽车长达数年的制造周期。而这些新的科技企业对汽车产业的改变也是显而易见的,它具有比整车企业更强的意愿、更大的动能,去推动自动驾驶相关技术的量产和落地,或许未来汽车新技术的发动机就是这些居于供应链前端的创新企业。为了解自动驾驶与汽车产业正在发生的变革,澎湃新闻近期采访了纵目科技CEO唐锐。

中国实验室2︱唐锐:自动驾驶可以首先在停车场

纵目科技CEO唐锐

如果不计成本,自动驾驶难度不大

澎湃新闻:自动驾驶技术的出现对汽车供应链有什么样的改变?

唐锐:车企最主要的任务是整车的生产制造,一般来说,整机厂都是把最核心的东西掌控着,其他能外包就外包,一级供应商做总成、内饰、导航,做整车的组装、生产、制造。所以核心的东西,尤其汽车电子这一块,基本都是一级供应商掌控着。但在过去,整车最核心的是发动机。现在自动驾驶技术进展很快,很多的主机厂都要去搞自动驾驶,但是主机厂的研发能力非常弱。因为过去他们只关心机械、动力这些东西,缺失汽车电子开发的基因。这些技术不仅国内的主机厂弱,传统的一级供应商也一样弱。有说法认为到2020年,40%左右的整车成本可能来自电子件。电子零部件的比例会越来越大,汽车的智能化程度会越来越高。

澎湃新闻:那整车商的任务就是零件整合商,核心资产就是品牌?

唐锐:本质上讲是这样的,也必须这样。最下游的主机厂一定是做最终总成。汽车与手机或其他消费类电子不一样,零部件的复杂度要高几个数量级,低端一点的车有几万个零部件,高端一点的车有几十万个零部件。几十万个零部件,车企全部自己做是不现实的,所以它一定是做整合。但是车企要树立自己的品牌,每个车企都有自身的定位。

澎湃新闻:做汽车工业供应链的难度在哪里呢?

唐锐:汽车供应链是比较封闭的体系,准入门槛很高,尤其它的质量、品质、安全性要求比较高。一辆车的研发周期可能需要三年,车的使用寿命五到十年。正因为这样,初创企业是很难进去的,90%的企业活不过三年,如果整车用了初创企业的部件,车还没量产,企业就挂掉了怎么办?所以一般初创企业是很难切进去的,在欧美,汽车产业有一百多年的发展过程,形成了比较稳定、封闭的合作伙伴关系。中国的汽车企业相对年轻一点,但总体来讲也是这种情况。

而自动驾驶产业一兴起,外面的人就试图用新的方法来颠覆汽车工业,这样以来传统汽车工业就出现了缝隙。譬如特斯拉出来后很快就有自动驾驶,传统车企就很紧张。但是它在传统的供应链里找不到供应商,必须要找到创新的企业。但是即便这样,初创企业还是很困难。想进入汽车行业一定要有比较好的机会。我们切进汽车供应链的时候,有很多机缘巧合的因素,当然自己也有些积累。我们之前在最上游的汽车电子半导体里做了十几年,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助力,这些因素组合到一起就获得了越来越多的信任,但总体来讲还是很难。我们在最开始的时候,在汽车行业里只能做二级供应商。我们现在越来越有希望把技术直接供应给主机厂,变成了一级供应商。

澎湃新闻:做自动驾驶的难度主要在什么地方?

唐锐:自动驾驶难度大不大?如果不计成本,自动驾驶难度已经不大了。你加入百度的阿波罗联盟,下一套开源的代码,再去买些激光雷达,找美国做线控改装的公司,买一辆改好的线控车,把传感器装上去,底盘线控全打开。再从百度或者其他地方找一个能力强一点的人,把阿波罗代码好好读一读,一辆自动驾驶车一个礼拜就可以搞定。百度自己在开发大会上都说,三天就可以搞定一辆自动驾驶车。所以总体来讲,基本功能的实现难度不很大。但要把它做成一个产品,把约束条件都做进来,难度还是挺大的。

共享汽车的痛点是用户如何找到车

澎湃新闻:你们做的一百米到一千米范围的长距离自动泊车,大概什么时候能实际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