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主页 > 学院动态 > 学院建设 >
 

暨南大学法学院建设历程:三起三落 弦歌不辍

发布时间:2018-02-12 12:47  来源:www.xjshzzy.com   浏览次数

  原标题:三起三落 弦歌不辍 本报全媒体记者溯源暨大法学史 揭开近代中国法学建设历程

暨南大学校门

暨南大学校门

  暨南大学法学院2001年才成立,只有16年历史?NO!其实已经有90年历史,而这段尘封的历史却鲜为人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专访暨大法学院院长朱义坤,跟随他寻根溯源,揭开一段近代中国法学建设走过的艰辛历程,讲述了近一个世纪以来的暨大法学史。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方晴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上世纪三十年代

  四成课程为全英文授课

  从题为“20世纪30年代法学院大楼”的老照片上看到,暨南大学法律学系乃新设,却有一栋三层高的大楼作为专用学院楼,大多数教授拥有留学海外的背景。首届法律系系主任石熲,1923年以东吴大学法科第一名的身份考取清华公费留美,后获美国密歇根大学法学硕士学位、耶鲁大学法学博士学位(J.S.D。)。

  当时,法律系使用全英文授课的课程有28门,占总开设课程的40%,还聘用了一批拥有法律实务经验的法官、审判官、律师。如历任福建闽侯地方审判厅推事、上海地方检察厅检察官、上海地方法院庭长的李谟,讲授法律学系二年级《亲属法》《继承法》;曾任黑龙江地方监察厅首席检察官的钱树声,主讲四年级《民事诉讼法》课程……“教授在讲授专业知识时,还将积累多年的实践经验、法律经典案例传授给学生。”朱义坤说。

  学生到法院实习才可毕业

  暨南大学法学院于1930年夏正式成立,并增设外交领事系,增设了模拟法庭等实践性课程、到法院实习一年的要求,学生还可对学院授课方法提出建设性意见。

  1931年春,外交领事系李众荣同学撰文表示,当时暨南法学院采用的灌输式教授法,枯燥且效率极低,很难提起师生的研究兴趣。对于改进方法,李众荣提出较为系统的方案:成立师生合作研究部,学生分组合作编译、著述、调查、实地考察、讨论名人演讲;每组工作最好不要雷同,即组与组之间编译的书籍不应重复,调研课题不应雷同。

  “这种方法正是我们现在所提倡的‘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法。没想到80多年前已经有前人探索了。”朱义坤感叹道。教授、学院、学系之间有着良性互动,同学可对教授的教学方式发表意见看法,甚至自己选择以何种方式来进行学习。

周枏博士

周枏博士

  学风严谨:

  告诫考生读法“莫要混”

  抗战中期,上海多间高校校舍或被战争破坏殆尽,或被日军强行占领。当时政府决定筹设国立东南联合大学,而暨大法学院得以从1942年9月至1943年6月短暂复院,吸纳来自东吴大学法学院、复旦大学、厦门大学等高校的学生。法学院当时共6名教师,却要讲授20门课程,平均每位教师每周要承担10个小时的课程讲授。

  1946年8月,几经波折的法学院在上海复办。当时,法律学系系主任周枏博士是国内罗马法的专家,学生们描述“看他样子很像一个英气勃勃的青年,其实已经是一位多年的老教授,对于本系的经营煞费苦心”,“同学们平常学习的空气极为浓厚”。

  据资料记载,当时法学院在暨南大学以严谨著称,曾有一封写给报考暨南大学考生的信中写道:“如果你以为读法政可以‘混’,请莫轻试。”

  有段古:法学教科丛书 定价“实洋一元”

  在上海市普陀区万里小区中心绿化带的南端,横卧一块花岗岩巨石,上面镌刻着金色的铭文,这是近百年前国立暨南大学校址的纪念地。虽然校舍早已毁于日军炮火,但翻开史册可看到,1927年,这里诞生了暨南大学法律学系。

  1927年秋天,暨南大学法律学系正式成立,这个学科从建设伊始就承担着特殊的使命。当时的校长郑洪年希望,增设法律系,能让南洋华侨子弟熟悉国内、国际、南洋当地律法,让华侨能够利用法律保护自身权益,积极参政从政,改善华侨在殖民地国家的待遇。

  谈到早年的课程设置,朱义坤回忆起两年前他到上海拜访一位99岁的老校友。有朋自远方来,老先生兴奋地翻出他珍藏多年的毕业证书,只见证书背后印刷了当时他所学的所有课程和成绩,包括《商法》、《刑事诉讼法》、《英美法》、《国际私法》等。在《国立暨南大学法律丛书》中,提到了86年前便已出版了《破产法原论》、《商标法释义》、《国际劳工立法》等看上去颇为“新潮”的教科书。